七旬老夫妻收养脑瘫弃婴15年 花光退休金(图)

作者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3-04-08 21:27:22

湖北七旬老夫妻收养脑瘫弃婴15年花光退休金

  图为:陈华珍给向勇做按摩

湖北七旬老夫妻收养脑瘫弃婴15年花光退休金

  图为:为了迎向陈婆婆的怀抱,坚持锻炼的向勇终于学会了走路

  15年前的一个寒夜,58岁的陈华珍老人在医院看急诊时,意外捡到被生父母遗弃的脑瘫儿。

  在很多人眼里,命运仿佛跟陈华珍开了一个“天大的玩笑”,然而陈华珍却把“玩笑”当“缘分”。她不仅抱回了这个前途和命运都未卜的脑瘫弃婴,更是顶住子女的反对,与老伴一起将捡来的病娃当亲孙养育。

  15年恩养,拖着病体的老人,不仅耗尽了积蓄,还花光了每个月的养老金,本已退休的爷爷更是重新找工作挣钱。

  15年恩养,孩子的生命得以延续,病情也发生逆转。在他小小的心灵里,两位老人早已胜过亲人。

  三人表决两票胜

  奶奶捡回脑瘫娃

  3月13日,乍暖还寒,汉口常青一路学林华府小区5栋3单元8楼。

  在这间找女儿借来的房子里,74岁的陈华珍一筹莫展。

  已经7天没带向勇去医院做康复训练了。陈华珍为此很担心,向勇肌肉会萎缩,如果那样,之前所有努力都将白费。或许只有她与老伴知道,15年来,向勇每走一步是多么不易……

  1997年11月25日,深夜。陈华珍的胸口堵得慌,呼吸急促,有些接不上气,经验判断,是心脏不舒服。大女儿大女婿陪她到离家不远的武汉协和医院看急诊。

  人还未出挂号室,几个人的身后隐约传来“唧唧”声,似是小孩的呻吟。陈华珍循声找去,发现挂号室门后暗角有个纸箱,里面躺着一个男婴,身子蜷在一起,脸色发青,小嘴蠕动,嘴边还泛着白色泡沫。

  陈华珍赶紧俯身抱起,婴儿的尿片边有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1997.11.18”。

  “小孩躺在这里,肯定会被冻死!”陈华珍提出把孩子抱回家,大女婿当场表示反对。陈华珍当时想,捡回去先救一命,喂好点了再送人。大女儿也赞同母亲的想法,三人表决两票胜,陈华珍看完病,就将孩子抱回了家。

  一回到家,陈华珍就小心地给孩子擦洗,用棉被把他包好,再冲好糖水一点点地喂。

  丢了就等于送了他的命

  取个名字跟爷爷姓

  看到妻子捡回一个病怏怏的婴儿,向必友有些不乐意,但又不好对老伴发作。

  经过陈华珍悉心照料3天,婴儿的脸色红润起来。见此,向必友也跟着到商店买回奶瓶和奶粉,帮助喂养。

  多年后,陈华珍回忆,当时整整一个月她没怎么出门,“怕别人晓得我捡回个伢在养,被人笑话”。偶尔老同事喊她去打麻将,她都推说“生病了”。

  孩子满月后,陈华珍便与老伴抱着孩子去“串门”,其中绝大多数是没有生育的熟人家。一连跑了6家,对方都说,这孩子“太瘦,身子蜷成一团,肯定养不活”。

  眼看娃儿送不出去,陈华珍和老伴儿又抱着孩子来到福利院,可福利院也不愿接收,理由与之前拒养的家庭大致相同:这孩子有病。

  为弄清这孩子到底得了什么病,二老带着他一连跑了武汉几家大医院做检查。检查结果也惊人地一致:孩子患有“徐动性脑瘫”。此病因脑基地区损伤引起运动障碍或运动失调,人会出现难以用意志控制的不自主的运动。

  “连医生都说,很难养活。”陈华珍想到过要找孩子的生身父母,并试图在给孩子做治疗时求助媒体刊登消息,始终没有人愿意站出来认领,一番努力无果后,陈华珍选择了放弃。

  这一切,在陈华珍的意料之外,却又似乎在意料之中。

  这一年,陈华珍已经58岁,向必友60岁。他们的三个女儿都已成家,外孙、外孙女都还很小,也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。

  不少街坊知道两个老人捡回的是个脑瘫儿,都劝他们“丢掉算了”,家人也不赞同将孩子留下。重重阻力让陈华珍一时难静下心,“可回头我又认真地想了想,我在7岁时就失去了父亲,深知失去亲人的无助。这孩子既没爹又没妈,丢了,就等于送了他的命了。”

  思来想去,老两口最终决定:把孩子留下,并给娃取名叫“向勇”,“希望他勇敢坚强,跟着爷爷姓,咱就是一家人了!”

  为给孩子凑钱看病

  退休的爷爷再上班

  正如医生预言的那样,向勇的体质很差。

  在一个多月大时,向勇生了一场大病:额头发烫,手也抽筋。

  陈华珍和老伴向必友抱着孩子跑到医院,医生说孩子患了感冒,得住院。他们一问住院费,至少得先准备2500元钱。

  那时候,陈华珍和老伴每月退休金加起来不到1000元。一番踟蹰,他们让医生开了点药,以为孩子能靠药物挺过去。

  谁知,几天后向勇病情加重。两个老人被吓坏了,赶紧再送医院。一检查,向勇已烧到41℃,全身抽搐成一团,医生们展开抢救。

  这一次,前后共花去8000元钱。陈华珍当时只有2000元钱,她先后找妹妹、弟弟、大女儿各借了2000元。直到十多天后,才将向勇救回。

  借钱给一个捡来的孩子看病,陈华珍的妹妹说她“没事找事”。陈华珍后来对记者说,当时心里也很烦躁,“可一想到伢是条命,如果捡了不管,还不如不捡。”

  都说有妈的孩子是个宝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。看到病床上的向勇艰难起死回生,这次经历无形中,更坚定了陈华珍继续收养向勇的决心。

  为了确保治疗的连续性,向勇八九个月大起每天都要到医院去吸氧、打针,再后来是接受按摩康复治疗。

  原本,向必友1995年就从原运输公司退休。但向勇的治疗费、生活费加在一起是笔不小的开支。陈华珍便托同事朋友介绍,向必友得以去一家驾校当教练,加上女儿每月补贴几百元,日子勉强维持。最困难时,陈华珍依旧隔三岔五给向勇买点肉炖汤,坚持订牛奶。有段时间,向勇总上火,陈华珍就买回蜂蜜调养。

  向勇1岁多时,陈华珍听人说洪山有个出国回来的医生,治疗脑瘫很在行。她便抱着向勇坐公交车,又问了好几个人,辗转几个小时后终于找到这名医生。等医生开好药方,陈华珍一摸上衣口袋,早上出门时带的300元钱不在了。陈华珍一时没控制住,急得坐在诊室里嚎啕大哭……

  带小孩本来不易,更何况是个脑瘫儿。平时,陈华珍最担心的还是向勇有什么“闪失”。有一次,在医院门口,陈华珍抱着他上台阶,没站稳一个趔趄滑倒,还好清洁工看到扶得快,向勇才没被摔着。脚跛了两个月,老伴儿又抽不出身,她只好还是自己送向勇去治疗。

  向必友原本打算只做三五年教练,可没想到向勇的病情康复太慢,他不得不继续上班。

  直到2005年,教练资格证到期,他也68岁了,才正式退休。做教练的这几年间,挣的几万块钱全部贴给了向勇治病。

责任编辑:宋妍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首页 | 环球视野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社会热图 | 娱乐爆料 | 娱乐百科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历史秘闻 | 两性情感 | 中国军情 | 国际军情 | 军事评论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Powered by 365体育官网  © 2002-2018 EmpireSoft Inc.
皖ICP备08104282号